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35|回复: 3

拟《渔夫和小金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1 16: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木荆花 于 2018-12-21 16:40 编辑


 拟《渔夫和小金鱼》

 从前有个老渔夫

 住在蔚蓝大海边
 他天天都把鱼儿打
 总是不够吃和穿

 他那老婆矮胖懒
 挣开眼睛就埋怨:
 “嫁了你这窝囊废
 一年到头少油盐

 鬼想住这破木屋!
 木盆烂了也没钱换”
 老头很想努力干
 可是总不遂心愿

 这回老头儿挨了骂
 闷闷不乐到海边
 撑开船儿撒下网
 看看什么在里面




 第一网捞上是石头
 第二网捞上是海草
 第三网觉得沉甸甸
 ——一件皮袄稀巴烂

 原来是件破皮袄
 老头儿笑着把头点:
 “破皮袄呀破皮袄
 你莫怪我不稀罕

 我身上比你还要破
 要论比赛你比不过
 家里还有一大箩”
 顺手扔向海岸边

 老头儿耐心做生活
 一直捞了大半天
 今天怎么搞的啦?
 一片鱼鳞也没见

 再撒最后一网吧
 总算对起那顿骂
 这一网捞起是什么?
 什么眼前金光闪?

 一条金鱼网里跳
 头上戴着小金冠:
“老爷爷啊行行好
 千万别把我卖掉

 人们会把我下油锅
 还会把我煮汤喝
 求您放我回大海
 您想什么就有什么”

 老头儿揉了三次眼
 又把胳膊拧三遍
 好漂亮的小金鱼啊
 头上还戴着小金冠

 瞧它哭得泪涟涟
 好可爱的小可怜儿:
 “你是海的女儿么
 从小奶奶就讲过

 别看我穷得不像样
 坏事我可从不干 
 我不希图发大财
 要我放你有何难?”

 说完就解破鱼网
 又在船上蹲稳当
 双手捧起小金鱼
 小心放到海里边

 小金鱼鞠了三个躬:
 “老爷爷啊您真好
 我一定把您大恩报
 以后若有灾和难

 请您来到大海边
 把我的名字叫三遍
 我立刻游到您面前
 什么事儿都好办”



 做了好事心高兴
 见了老婆大声喊:
“老太婆啊你听清
 今天我算开了眼

 原来真有大海王
 他的女儿我亲眼见
 她是一条小金鱼
 头上戴着小金冠

 金光闪闪多漂亮
 敢说谁都不曾见
 她还会说人的话
 今天被我网上船”

“哪里哪里在哪里
 快快让我见一见
 咱们拿到集市上
 准能卖个好价钱”

 “做人怎能只图钱
 你听她哭得多可怜
 她还会说人的话
 求我好心放了它

 它怕被人下油锅
 还怕被人煮汤喝
 我就赶紧放了它
 坏事我可从不做”

 “你这混虫真混蛋
 当初我真瞎了眼
 木屋破得漏雨水
 木盆烂了没钱换

 到手的财神你放走
 苦日子你就过得惯?”
 可着嗓子使劲喊
 足足骂了三百遍

 “老太婆啊你别恼
 要说这事并不难
 小金鱼和我有约定
 只要遇到災和难

 只要来到大海边
 把它的名字叫三遍
 它马上游到我面前
 什么事情都好办”



 老头儿来到大海边
 他把金鱼小声唤
 向人要东西好不过意
 结结巴巴红着脸

 小金鱼游到大海边
 看见恩人海边站
 手中捏着破帽子
 结结巴巴红着脸

 “快回去吧老爷爷
 您的事情我知道
 这件事儿并不难
 木盆和木屋马上换”

 老头儿心想总算完
 老婆子再不能把我烦
 她骂起人来无情面
 我真是没有地方站

 远远看见自己的家
 崭新的木屋冒炊烟
 门前搁着新木盆
 木盆当中画着花

 心想这总算不错
 肚子咕咕早就饿
 老婆子叉腰门前站:
 “死老头子往哪儿钻?

 这点东西打瞎眼
 木盆木屋谁稀罕?
 你赶快回到大海边
 去把金鱼大声唤

 说我要
一座大庄园
 还要农奴好几千”
 老头儿心想这咋办?
 刚刚说的又不算

 想当什么庄园主
 几千农奴供她使唤
 也不瞧瞧自己啥样儿
 不知谁能听你管


 可是肚子咕咕叫
 要是不照她的办
 门都进不了
 甭想吃上饭



 老头儿来到大海边
 他把金鱼轻声唤:
 “小金鱼啊怎么好?
 我那老婆真麻烦

 她又想当庄园主了
 几千农奴供她使唤
 可是不照她的办
 要想吃饭难上难”

 小金鱼游到大海边
 看见恩人海边站
 看他样子很为难
 捏着帽子红着脸

 “快回去吧老爷爷
 她的要求不难办”
 老头儿低头回到家
 木盆木屋全不见

 只见一座大庄园
 男女仆役团团转
 虽然没有皇宫大
 里里外外都豪华

 他那老婆坐里面
 手里摇着象牙扇
 脖子上珍珠一串串
 戒指手上都戴满

 她在大餐桌上当主席
 肉啊菜啊瞎胡点
 偌大的蛋糕一塞一个
 冒泡的啤酒连桶端


 老头儿看着不过眼
 边说边把手指点:
 “想吃你就慢慢吃
 撑死你也吃不完”

 想起自己没吃饭
 走上前去想用餐
 老婆见他就大声叫:
 “榆木疙瘩死不开窍

 指你哪堆吃哪堆
 难道不能再多要?
 快快去到大海边
 去把金鱼大声叫

 现在我想当女皇帝
 天下百姓都归我管
 你若胆敢说不去
 看我不活剥你的皮”




 两个仆役力气大
 架起老头儿往外提
 一提提到大海边
 老头儿真想海里钻

 想想还是活着吧
 只怪自己嘴不严
 要是什么都不说
 今天哪有这麻烦?

 心里实在难开口:
 “小金鱼啊怎么办?
 我那老婆死难缠
 蠢头蠢脑由自己

 没理她能拧出理
 有理她能骂死你
 她不想当庄园主了
 改行想当女皇帝


 她还会把腰一叉
 二米的汉子也怕她
 走路好像鸭子扭
 谁也不敢说她丑

 她哭人们准发笑
 一笑准把人吓跑
 走路说话都不像样
 这种人怎能当皇上?

 国际玩笑不能开
 别叫外国看把戏
 可是不照她的办
 她会活剥我的皮”

 小金鱼游到大海边
 听老爷爷话说完
 “快回去吧老爷爷
 她的要求我照办”



 仆役把老头儿提回家
 只见老婆笑哈哈
 今天当上女皇帝
 天下一切都归她

 头上顶着女皇冠
 上面镶嵌珠宝钻
 黄金权杖手中拿
 摇一摇就响哗哗

 年青侍卫一搂俩
 谁反感就杀了他
 哪个国家不朝贡
 宝剑一抽把兵发

 文武大臣两边站
 受降使节跪满殿

 老头儿笑得合不拢嘴
 俩眼笑成一条线

 “敢情皇帝都不咋的
 这回总该称心意
 想不到你还有这本事
 连外国佬儿都怕你

 说什么嫁我瞎了眼
 
亏了谁有这吃和穿?”
 御桌上糕点堆成山
 佳果香气满鼻子钻

 一天下来实在累
 也该尝尝那美味
 心里害怕陪着笑
 慢慢挪腿桌前靠

 女王一见瞪圆了眼
 野老头子笑得难看
 快到马厩去喂马
 叫你来时莫迟延



 “叫我喂马就喂马
 喂马也比喂你强
 马儿喂饱能出力
 你吃饱了把我气

 山珍海味不让我吃
 难道都是你挣的?
 一得意就忘了形
 折磨人是第一名

 这婆娘如今忘了本
 有权就把良心昧
 还说我笑得很难看
 你那胖脸谁稀罕

 不吹都有三分肿
 一吹准比屁股宽
 哟 哟 哟 好比是
 南瓜上戳俩窟窿眼儿

 窟窿里按了俩鸭蛋
 鼻子好比红独蒜
 两片厚唇二斤半
 红嘟嘟地朝外翻

 还在宫里臭美啥呢?
 快别糟蹋那女王冠
 快别糟蹋那珠宝钻
 快别......”



 老头儿嘟嘟囔囔把马喂
 两个卫兵把他推
 一推推到大殿上
 老婆子好像发了狂:

 水晶杯盘都砸碎
 皇冠权杖扔一旁
 伸着肥手指着他:
 “快快去对金鱼讲

 人间皇帝我当腻了
 要当就当大海王
 小金鱼当我小侍女
 日夜伺候我身旁

 叫她干啥就干啥
 若是不干杀了它
 你要不到海边去
 你那狗头就落地”

 老头儿死活不肯去
 刀斧手一队拖着他
 到了海边不肯喊
 一心要往海里钻

 “死老婆子不讲理
 当了女王还不满意
 吃的用的全国第一
 外国人见她都低声下气

 列巴也不让我吃一片
 又把我往海边赶
 小金鱼啊你别来
 要杀要剐随她便

 我不该对她提起你
 你不该事事遂她意
 现在她女王当腻了
 换胃口要当大海王

 她要你当小侍女
 日夜侍奉她身旁
 她想什么你就给她
 若不照办就杀了你”

 小金鱼远远在海面
 默默无言沉海底
 老头儿哭完四下看
 刀斧手们全不见

 老太婆瞪眼在发愣
 到处找她的珠宝钻
 我的皇宫哪儿去了?
 烂木盆摆在破屋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5 07:5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诗友   远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3 13:58: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木荆花 发表于 2019-1-25 07:51
问好诗友   远握

问好您  新春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24 16: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木荆花 发表于 2019-1-25 07:51
问好诗友   远握

介绍几本好书 学习优秀诗歌的语言     
                              鲁山

  除了“唐诗宋词”以外,我向大家介绍几本书:首推唐璜(穆旦译)、鲁斯塔姆与苏赫拉布(潘庆舲译)、罗兰之歌、刘征的寓言诗、柯岩的儿童诗。这些书应该再版却不再版,都是我们可贵的精神财富。老诗人名录:沙白 王辽生 艾青 公刘 木斧 流沙河 曾卓 雁翼 白桦 叶文福 顾工 田间 刘征 公木等。

  孔夫子搜索很方便,只要输入诗人的名字,就有他们的书。书很便宜,都几块钱。
  比如:朱先树的诗评《中国当代抒情短诗赏析》
  比如:牛汉有诗集《彩色生活》《温泉》《海上蝴蝶》《蚯蚓和羽毛》《沉默的悬崖》《牛汉抒情诗选》,散文集《滹沱河和我》《萤火集》,诗论集《学诗手记》《梦游人说诗》等。
  比如:朱先树的诗评《中国当代抒情短诗赏析》
  老诗人的作品没有再版,可是孔夫子旧书网上有,不妨买几本学习。叶文福的书请找他的新浪可以买到。
  为什么介绍这几本呢?因为语言特别好。穆旦所译“唐璜”,不但忠实于拜伦原作,而且简直是原作基础上的再创作,国内没有比他更好的译文了,您看了便知。
  我这里有潘庆舲翻译的薄薄的“鲁斯塔姆与苏赫拉布”、和厚厚的张鴻年翻译的“列王记”全本。“列王记”读起来啃啃巴巴不顺口,是直译而非意译,语言不美,所以我不介绍它。潘自小贫苦,自学成才,精通几国语言,“鲁斯塔姆与苏赫拉布”获得波斯文学奖,语言特别优美流畅,说几句您听听:  

  假若真理在你心里燃烧,
  智慧将在默默里对你照耀、

  他写洞房之夜:
  甘露啊一阵比一阵甘美,
  蔷薇的嫩蕾连夜开放。
 
  当然这也归功于菲尔多西的原创。由此可见语言的好赖决定读者的喜好。

  至于“罗兰之歌”,战斗场面夸张,情节吊人心弦,曾被吟游歌人世代传唱。在传唱之时,我想这种夸张一定会引起一阵阵惊叫与喝彩。那里有中世纪“理还乱”的战争起因以及基督教与伊斯兰教精彩的对骂,现在仍然延续着这种对骂对打。节录几句:

  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混战,
  罗兰伯爵没有落在后面,
  他用枪刺,十五个回合枪就稀烂,
  他拔出亮晃晃的杜伦达宝剑,
  与切奴泊交战,他打破敌人头盔,
  上面红宝石璀璨,砍到他的头,
  砍过他的眼睛和整个脸,
  砍开他的白铠,虽然锁甲紧严,
  砍开他的肚腹一直到金镶的马鞍,
  宝剑又下来把马身砍断。。。

  杀敌好夸张呀。
  诗里也有友谊、忠诚之类,都建立在莫衷一是的道德——狭隘的民族主义宗教主义的前提上,虽然悲壮感人,但是我们只能把它当做古代战争的“音像”来观赏,观赏古人的愚昧、贪婪、野蛮、他们把打仗当成光荣——毫不客气地把杀人、抢 掠,当做致富的道路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GMT+8, 2019-6-17 05:10 , Processed in 0.126727 second(s), 3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