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5|回复: 5

几首禅意现代诗——《诗歌生活》编辑群群议第二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嘿嘿:
-----天气热,降降温----身心一律的温度。我不懂禅,希望谈谈与禅有关的诗歌总可以的(身后眼前)。

例:《十二月》(外一首)
作者:小雪人

该落的都己落了,该生长还埋在土里
梧桐树散尽黄叶
此僧不穿袈裟,与天地同宽

来源:《中诗网》现代诗歌栏,2018年11月27日。

《冬眠者》

冰是沉睡的水。冬日清晨
尘埃在百叶窗下,半空悬浮。
落下来时
窗外的梧桐树正裸露着
躯体上的伤疤,一只一只睁开眼睛
---------------------------------
《雪落白马寺》
作者:张家口山野村夫

大雪来临,白马寺内真的藏了几百匹白马
从寺前寺后,满院子的白马
咴咴而叫

寺院偏厢房,一个僧人,在入定做功。另一个僧人
手敲木鱼,也在做功

大雪无声。白马的蹄子溅起千堆雪
又轻轻落在寺院里
寂静,无声

只有木鱼"啵啵啵"地,一直在喊疼
只有从天而降的白马,仿佛一匹匹经卷,绸缎似的
一层又一层码在白马寺的身上

来源《中国诗歌网》每日好诗155期(现代诗)。2018年12月11日17:40

作者简介:张家口山野村夫,原名毕俊厚,男,祖籍河北沧州。1965年生于河北尚义坝下山区。系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刊发《诗刊》《星星诗刊》《解放军文艺》《延河》《中国诗歌》《诗潮》《绿风》《诗选刊》《牡丹》《文学港》《延安文学》《星河》《椰城》《石油文学》《当代人》《海燕》《躬耕》等期刊。2014年参加第七届河北青年诗会。
---------------------------------------------
《凡眼》
作者:抚湖一柳

早晨的宁国寺,阳光
一块一块地涂过去

大钟着色深一些,上面
经文密布。要是有人撞钟
会飞出点,金色?

草坪上几处石头,有的叫
云门,有的叫
狮吼

那些僧袍走过,略略带风

来源:中诗网》现代诗歌栏。2019.02.24。
---------------嘿嘿:
看看大家有无兴趣。有兴趣就讨论讨论

嘿嘿:
参阅,古代几首著名禅意诗——

《题破山寺后禅院》
  唐代:常建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
万籁此都寂,但余钟磬音。

《寻隐者不遇》
唐代:贾岛

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题李凝幽居》
唐代:贾岛

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
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
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
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
-----------------
嘿嘿:
诸位不说。我先随便说说。个人认为,小雪人抚湖一柳写的三首诗,语言,结构,意境均无懈可击。

嘿嘿:
比较奇怪的是小雪人,是一个内敛的诗人,诗歌也多内敛。但是,她这首”十二月“却写得很有气度。似乎在她是不多见的。

嘿嘿:
《十二月》不仅凝练,浓缩精华,且气象万千,实在是一首难得佳作。

嘿嘿:
《冬眠者》这首,小雪人对细节的把控也非常到位----“窗外的梧桐树正裸露着/躯体上的伤疤,一只一只睁开眼睛”这种细致入微,而又代入感很强,将客体与主题融于一身的刻画,也实在令人信服。

王衍宝:
结尾模仿。

嘿嘿:
@王衍宝 哦。有过类似的作品吗。发过来看看,比较一下。

嘿嘿:
再说抚湖一柳的《凡眼》。抚湖一柳小雪人都是“中诗网”常驻诗人,我对他们算是比较熟悉。相对而言,抚湖一柳更多了一些灵气,其创作颇有飘逸之风。

嘿嘿:
《凡眼》在中诗网发表,开始也少有人注意,但是,我情有独钟,在多种场合不遗余力地介绍。现在似乎也引起了一些诗人的注意。

嘿嘿:
只是,现在很久没有抚湖一柳的消息了。其辞去中诗网编辑职位后,就一直再没有出现过。不知这里还有诗人与她有联系没有?

王衍宝:
不知道在哪里读过,也许巧合。

嘿嘿:
@王衍宝 以小雪人的创作实力,她不至于模仿。有撞车的也许可能。

嘿嘿:
抚湖一柳这首《凡眼》有一个细节最令人我惊讶-----那些僧袍走过,略略带风。-----这句动感十足,是我从来没有读到过的。

郭奕标:
一柳和我同时加入编辑。我总认为和我同龄。

郭奕标:
实际上,她的女儿都上大学了。

嘿嘿:
经过前面的铺垫,---前面的铺垫也是异常精彩---"阳光/一块一块地涂过去"."要是有人撞钟/会飞出点,金色".与小雪人苦行僧不同,抚湖一柳对这些精妙的描写似乎毫不费力,似乎信手拈来的味道。

郭奕标:
就是,从她的诗来看,还很年轻。

嘿嘿:
@夜雨诗意 她究竟多大,哪一年出生的,你知道?听说过她女儿去年高考,但不知道她确切年纪。

嘿嘿:
估计75年---80年之间。我只能猜测了

郭奕标:
应该比我大七八岁。

嘿嘿:
你哪一年哦?

郭奕标:
82

郭奕标:
75应该比较准

嘿嘿:
嗯,对了。估计她就是75年出生的可能性比较大。

郭奕标:
是。

郭奕标:
我之前,发过诗集给她。

嘿嘿:
她医生,还是护士?在医院工作也是听说过的。

郭奕标:
护士。

嘿嘿:
哦。你现在与她还有联系吗?

郭奕标:
没,找不到名字了。

嘿嘿:
感觉她个性很强的。诗歌风格也是。天才诗人哦。

郭奕标:
从精神到肉体,都看得透。

嘿嘿:
你对她这首,以及小雪人那两首诗怎么看?还有《雪落白马寺》那首,中国诗歌网的好诗的。

嘿嘿:
《凡眼》这首中的“那些僧袍走过,略略带风”句子,是我在任何地方没有阅读到的类型。这完全是诗人的独创。这样的创作,或许可以说是空前的。

绛雪:
小雪人的《十二月》我也特别喜欢。

嘿嘿:
它将整首诗歌带活了。将一个寂静的世界,带向更加寂静,或者活动了起来。真是天才的创作哦。

嘿嘿:
@绛雪 对的啊,他(小雪人)是擅长内敛的。这一首却很开阔。

嘿嘿:
再说《雪落白马寺》这首,这是“中国诗歌网”(与《中诗网》不是同一个网站),——中国作协官方下面的网站。这首是该网站的“好诗”之一。

嘿嘿:
此诗也有几个出色的句子,比如“白马寺内真的藏了几百匹白马”“白马的蹄子溅起千堆雪”“一层又一层码在白马寺的身上”等。但是,整体看,毛病多多。
----------------------------
嘿嘿:
《雪落白马寺》
作者:张家口山野村夫

大雪来临,白马寺内真的藏了几百匹白马
从寺前寺后,满院子的白马
咴咴而叫

寺院偏厢房,一个僧人,在入定做功。另一个僧人
-----------------------------
嘿嘿:
前面这一部分,问题不大。这后面,从“手敲木鱼,也在做功”开始,就有很多的毛病。

嘿嘿:
比如第三节的“寂静,无声”。哪里能这样写。王维始,“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要写寂静,就不会稚嫩到如此写。

嘿嘿:
又,“仿佛一匹匹经卷,绸缎似的”,这是典型的初学者的句式。创作水平进入一定的阶段,便不至于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嘿嘿:
看介绍,此人还是省作协会员。在所有官方大媒体上发过作品。但是,水平也只能说是平庸的。但是,其这首诗,在他们一类人中,也许还算好的吧。
----------------------------------------
茅屋寒士:
@身后眼前 刚下班回家,学习了

嘿嘿:
我也不怕得罪人。我的意思。真正的好诗,好作品,未必就是在官方媒体里面发表,未必就是得到官方认可的。

嘿嘿:
@茅屋寒士 好。兄发表一些看法。不要我一个人唱独角戏。我也感觉没有意思了、

茅屋寒士:
你说的是,好诗不一定在官媒。

茅屋寒士:
宫廷诗人很难写出好作品。

茅屋寒士:
抚湖一柳的作品天籁。

嘿嘿:
幸好,现在是自媒体时代啊。官媒再也不能垄断了。所以,他们注定就是没落的、

嘿嘿:
@茅屋寒士 是啊。像她这样的天才诗人,是不多见的。但是,似乎并无多大名声,也只是我们这些接触到的诗友重视她。

绛雪:
下班路上,我在看评学习。

绛雪:

茅屋寒士:
一柳天才诗人,我没读到在诗歌艺术上超过她的人,就是比肩恐怕也没几个。她写的长诗也超一流。每一个段落单独拿出来都是精品里精品短诗小诗。

嘿嘿:
@绛雪 你也是了不起的,天资极好。但是,你有一个问题,不稳定。诗歌质量时好时坏。特别细节,用词方面还不够精致。

嘿嘿:
我,英雄等背后都经常议论你,非常看好你@绛雪

茅屋寒士:
我们《诗歌生活》里的组诗,与一柳相比较,说实话不在一个维度。

嘿嘿:
@绛雪 你的直觉,对意象的把握都是一流的,差的是基础方面,语言,结构的凝练,裁剪,精准方面不够---今天借这个机会,向你提出批评。希望你改进。

嘿嘿:
说得不对,莫怪----个人意见罢了,也未必对@绛雪

嘿嘿:
@茅屋寒士 是的,我就囫囵吞枣看过她一首长诗。也是服气的,的确,看遍当代诗坛,能与之比肩的长诗,几乎难觅。

茅屋寒士:
就是中诗网读到的一首@身后眼前 老师推荐精华的吧

绛雪:
@身后眼前 好的,好久没有写了,忙得静不下来。

嘿嘿:
@茅屋寒士 我当时要破例在中诗网精华刊全载,领导不同意。

嘿嘿:
中诗精华微刊,惯例是不发长诗。@茅屋寒士

茅屋寒士:
哦@身后眼前 

茅屋寒士:
@身后眼前 你的目光 在诗坛文学界恐怕也是其他人达不到的。

茅屋寒士:
读过老师写的一篇当代小说家点评,在10几年前你就看好残雪。

茅屋寒士:
是可以走向世界,冲击诺贝尔文学奖的。

郭奕标:
我在中诗,唯一一首精华,也是你推荐。

茅屋寒士:
我两首精华都是@身后眼前 推荐的。

茅屋寒士:
潘大东老师也推荐一首的。

嘿嘿:
@夜雨诗意 你诗歌的特点,你自己明白不?

郭奕标:
@身后眼前 知道,一条线。

嘿嘿:
@夜雨诗意 你诗歌的主要特点是:语言,结构,裁剪都没有什么问题。就是在视野上不够开阔。也就是技术你有,在主题的开掘上不够----这是我的看法。未必对。你可以参考。
-----------------------------
郭奕标:

《水》
文/郭奕标

三十七年前
煤油灯下
剪刀过处
啼哭声被挡在
水之外

寒风辗转了几千里
却在两座空山之间
找到了
一个锈了的水龙头

据说
挂在天边的镰刀
每年都割开银河
湿润几扇窗
-------------------------------------
郭奕标:
第一次南方论坛,向冬总面面请教。

郭奕标:
别人的诗,他一下子就点出不足,我这首,他叫别人先评,他最后解读,结果都不是我的本意

嘿嘿:
@夜雨诗意 你这首诗的确不好懂。你这个水究竟代表的是什么?

茅屋寒士:
这首我不解。

郭奕标:
对三种水的理解。

嘿嘿:
@茅屋寒士 我也看不明白。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诗歌论坛
好有益的帖子——精华学习!!深谢师友赐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诗歌论坛
深度拜读,受益匪浅,问候身编,辛苦了!

点评

谢兄鼓励。问好  发表于 4 天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雪人的《十二月》写的超好,学习了。诗评也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GMT+8, 2020-7-5 08:44 , Processed in 0.116529 second(s), 4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